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 >> 正文

邯郸民间集资借贷系列报道 金世纪地产民间集资15亿:卷入者数

我要评论来源:吕梁新闻网 2019/9/10 23:30:47 

从去年开始,邯郸市当地陆续出现的民间集资借贷企业违约、实际控制人跑路等事件,或许是当地民企集资借贷疯狂的风险警示。不过,今年7月上旬,邯郸当地龙头房地产企业邯郸金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针对投资者贴出的三则公告,实际上是彻底引爆邯郸民间集资借贷企业大规模违约的危机。

7月上旬开始,邯郸金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贴出三则公告,主要是通告金世纪地产投资者称公司将“暂时停止财务往来结算”、“进行债权债务审核清理”以及停止支付客户商铺拍卖押金、补偿款和租金及前期利息,于7月17日启动与中信证券派员参加的票据核实工作,所欠款项或本金核实后待7月30日完成与中信证券重组并购签约新闻发布会后再行处理等。

随后,投资者间接连传出金世纪地产实际控制人史虞豹卷款潜逃、资不抵债破产清核等消息,则让金世纪地产民间集资借贷违约事件迅速发酵。

“金世纪地产是邯郸当地的标杆开发商,金世纪地产出事之前,其他集资企业都还绷着,金世纪老板传闻跑路没几天,邯郸其他集资企业明目张胆拒付利息、也不还钱。”有熟悉邯郸当地民间集资情况的知情者如是告诉记者,“如今,金世纪地产违约、老板跑路成了其他集资企业违约的理由。”

民间集资15亿

记者赴邯郸采访期间,来到金世纪地产位于金世纪国际商务中心26层的办公地点,不过,记者在现场观察到,金世纪地产已经只有零星几位留守工作人员,金世纪地产旗下新能电力等子公司也已经空荡。而金世纪地产总部的会议室和多间办公室也已经被投资者占据,其有的在商讨金世纪地产集资事宜,有的则在自发登记金世纪地产各种名目和各个时期下的投资者人数、金额。

“现在公司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了,没人上班了。老板都不在了。”金世纪地产一位留守的值班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每天来这里‘办公\\’的就是债主投资者们商量如何要回自己的钱。”

记者在邯郸采访当日向邯郸市委宣传部、市政府、市公安局、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市房管局、政府帮扶金世纪工作组等多个部门求证目前金世纪地产的具体情况以及实际控制人史虞豹及其家属所在地时,均未得到这些部门的正面回应。其中,邯郸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一位工作人员则回复记者称,案件在侦办期间不方便回应,具体情况应让市委宣传部通报协调。

多个交叉消息源告诉记者,金世纪地产所涉的集融资规模应该在30亿元左右,其中来自民间集资借贷规模应该为15亿元,来自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借款应该在14亿元上下。而这些数字也得到一位投资者的确认,其告诉记者这是邯郸市政府牵头成立的“政府帮扶金世纪工作组”一位负责人提供的数据。

记者了解到,邯郸市政府已经牵头成立的“政府帮扶金世纪工作组”,实际上是受今年7月底数百位业主街头维权讨债并计划进一步上访后直接促成。目前工作组主要负责金世纪地产资产清核、推动并购等工作,以帮助解决金世纪地产集资和债务违约等问题。

记者通过与近十名金世纪地产的投资者采访了解到,金世纪地产在民间集资借贷的名义较多,其中包括商铺抵押借款、商铺分割认购、无抵押高息借款等多种形式。当然,金世纪地产吸引数以千计投资者涌入的“饵料”,也依然是优厚的高利息和高资金回报率。

记者调查了解到,金世纪地产以商铺抵押的民间集资多是以10年期计,合同期内,投资者不仅可以获得投资金额10%的投资收益,合约期满后金世纪地产回购商铺也将会按照投资金额加成20%的价格进行回购,实际上投资者在10年内累计获得的投资回报为投资金额的120%。

金世纪地产分割商铺供投资者认购的集资方式则一般是以5年计,合同期内,金世纪地产向投资者按年支付投资金额的20%作为所谓的“资金占用补偿”,合同期满金世纪地产许诺可灵活选择是参与商铺拍卖抑或退还本金。

而对于无抵押纯借贷的投资者,金世纪地产则以内部员工介绍的形式引入投资者,月息通常在2分以上,实际年利息率已经达到24%左右,而更有部分投资者被承诺的月息在2.5分到5分不等之间。

“金世纪地产基本上囊括了邯郸当地几乎所有的集资借贷形式,高利息和高资金回报率,难知风险的投资者很难抵挡这样的诱惑,所以卷入的投资者包括各行各业、各个阶层。”前述熟悉邯郸当地民间集资情况的知情者总结说,“金世纪地产开始会有一些商铺抵押,后来物业都抵押光了,甚至不少商铺物业存在二次抵押、二次出售和抵押后出售等情况,干脆就直接向投资者高息借贷集资。”

公司债务成谜

人民网记者通过公开资料了解到,邯郸金世纪地产于2000年成立,是邯郸市政府1999年在“厦门九八国际贸易洽谈会”的招商引资企业,公司目前累计房地产开发面积逾200万平方米,其开发项目分布邯郸、临沂、苏州、郑州和重庆等地。

据上述知情人士回忆,金世纪地产在邯郸当地的民间集资借贷最早始于8年前,而有相当多的投资者是将资金直接转到金世纪地产实际控制人史虞豹的个人账户。

记者查询邯郸金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了解到,目前高旗兰为该公司的法人代表,史虞豹为该公司的两名自然人股东之一。不过,在今年3月份到5月份之间,金世纪地产已经进行了股权变更和法人变更,其中之前500万元参股该公司的一个名为“白树林”的出资人撤资,法人代表由“史虞豹”变更为“高旗兰”。

而记者注意到,其实金世纪地产进行企业备案信息变更的时间与其开始停付投资者利息、停止退还本金的时间点相契合。

“政府帮扶金世纪工作组在最近一次的情况通报中,告诉我们现在金世纪地产的法人代表是史虞豹的妻子高旗兰,而高旗兰是个家庭妇女,她什么也不知道。”一位参与到当天工作组情况通报的投资者代表告诉记者。

记者在多位投资者提供的这份关于金世纪地产投资者代表与工作组在8月底进行的情况通报中获悉,工作组称已经对金世纪的清产核资进入到最后阶段,且已经“对史虞豹及家属、金世纪地产的资产全部冻结完毕”,其中过渡费用已经从高旗兰的个人账户扣押划转423万元用于支付银行利息和金世纪地产物业维护运转的日常开支,并提及“支付利息是为了防止停息后银行扣押房产”。

这份情况通报同时透露,邯郸当地政府已经找到3个收购方对金世纪地产收购进行洽谈,要求有足够的资金来保证偿还业主债务、过渡费以及让金世纪地产的一个旧城改造项目马上复工。

不过,这份情况通报所涉内容的真实性还未得到工作组及邯郸市政府相关部门的确认。


相关阅读:
缅甸皇家利华 http://www.ssww3366.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