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 >> 正文

FBI抓获残疾黑客 性勒索超230人

我要评论来源:吕梁新闻网 2019/7/8 5:24:51 
www.2cto.com:写的跟传记一样

美国残疾黑客路易斯·米加格斯通过侵入受害者摄像头,窥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美国残疾黑客路易斯·米加格斯通过侵入受害者摄像头,窥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利用掌握的隐私,路易斯对受害人进行性勒索。受害者人数超过230人,其中包括未成年人。
  网名“Mistah X”的路易斯,他编写的恶意程序能够监视远至新西兰的受害者的一举一动。
 
 
网名“Mistah X”的路易斯,他编写的恶意程序能够监视远至新西兰的受害者的一举一动。
 
网易探索5月25日报道2010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侦破一起特大黑客性勒索案,受害者超过230人,其中包括妓女和未成年人。这起案件的实施者是一名残疾人,名叫路易斯·米加格斯,通过自学成为一名顶级黑客。他利用自己编写的恶意程序入侵受害者电脑,窃取敏感个人文件,同时控制他们的网络摄像头,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最后利用掌握的隐私进行性勒索。他甚至编写出可借助短信入侵和控制黑莓、iPhone的黑客程序。路易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没有什么是绝对安全的。如果我们想入侵你的电脑,就一定能办到。”
 
躲过防病毒软件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长滩,女高中生梅丽莎·杨回家后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打发时间。她的妹妹苏兹也在客厅中玩着电脑。家里很安静,只听见敲击键盘的声音。不一会,梅丽莎的电脑屏幕上跳出一条奇怪的即时信息,是苏兹发来的,上面有一个名为“SCARY”(意为“恐怖”)的文件。不过,她并没有打开这个文件。梅丽莎很奇怪,妹妹明明就坐在客厅,为什么懒到用即时信息的地步,平时可不是这么懒的。于是,她站起身来到客厅,询问妹妹究竟在搞什么鬼。苏兹耸耸肩,根本不知道姐姐在说什么。那条即时信息确实是苏兹的帐号发送的,但她根本就没发。
 
那天晚上,苏兹的朋友尼拉·维斯特伍德(20岁)也收到同样的信息,同样的附件。与梅丽莎不同的是,她打开了这个文件。文件是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声称展示一个家伙用订书器将舌头钉在下巴上的恐怖情形。尼拉等了一会,并没有看到所谓的恐怖画面。于是,她给苏兹打电话,询问怎么回事。苏兹告诉她,自己根本没发过任何东西。两个女孩将各种线索综合在一起得出结论,苏兹的AOL帐户密码被黑客破解。接下来的几周时间里,两个女孩对电脑进行彻底查毒同时密切留意恶意软件,防止电脑遭黑客入侵。奇怪的是,电脑并没有出任何问题,速度没有下降,也没有文件被删除,防病毒软件也没有报警。就这样,她们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一个月后,苏兹、梅丽莎和尼拉仍和往常一样上网冲浪,与朋友聊天,上传各种照片和图片,累了就躺床上休息。突然间,她们发现了奇怪的事情,网络摄像头的LED灯时亮时灭,她们这才觉察出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心里顿生寒意,担心可能遭别人偷窥。最后,尼拉撕下一块胶带,将镜头封死。
 
利用摄像头窥探隐私
 
随着使用摄像头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普遍,我们反而忽视了它们的存在。现在,我们的手机、笔记本电脑、Xbox和iPad都装有摄像头,毫无表情地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在为我们提供娱乐的同时,这些摄像头也成为黑客攻击的目标。它们沦为黑客窥探我们隐私的工具,从我们的朋友变成我们的敌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遭遇这种不幸,詹姆斯·凯利和女友艾米·赖特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不幸要从一条即时信息讲起。
 
艾米20岁,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欧文分校。有一次,她在用笔记本上网时收到一个网名Mistahxxxrightme(以下简称Mistah X)的男子发来的信息,希望与她视频做爱。艾米拒绝了这可耻的要求。随后,这个家伙又发来一条信息,声称知道她的一切。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开始描述艾米宿舍的布置,墙壁的颜色、上面的图片以及床单的图案。他说:“你有一个粉红色振荡器。”这句话一下子让艾米掉进深渊,没想到偷窥电影中的事情也发生在自己身来。随后,这名男子给她发来一张照片。看着这幅照片,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照片就是在宿舍拍的,她赤裸着躺在床上,正与詹姆斯做爱。
 
Mistah X的恶行并没有就此结束。他给詹姆斯的前女友卡拉·卡格诺发了一条信息,附件是一幅视频截图。他在信息中说:“我想你一定对这段视频并不陌生。”截图中的卡拉赤身裸体。随后,Mistah X又给詹姆斯发信息,声称控制了他的电脑。
 
后来,詹姆斯给艾米打电话,商量是否应该报警。就在还没有做出决定前,詹姆斯收到Mistah X发来的信息,说:“我知道你们正在打电话。”看到这条信息,詹姆斯彻底崩溃了,他怎么也猜不出这个黑客如何知道他正与艾米通话?不过,艾米还是决定报警。就在她拨通电话的那一刻,屏幕上又出现一条Mistah X发来的信息,说:“我知道你刚才给警察局打电话。”艾米陷入极大恐慌之中,疯了似地跑进卫生间,关上门。电话中,她恳求警察快点来。为了防止黑客听到,她打开沐浴喷头,用水声掩盖自己的声音。
 
惊动联邦调查局
 
校园警方从没有遇到这种案件。他们也没有想到,有人居然编写出骗过反病毒软件的恶意程序。追捕Mistah X的任务最后落到联邦调查局网络安全计划部门的探员塔尼瑟·罗杰斯和杰夫·柯克帕特里克的头上。这项计划于2002年启动。塔尼瑟和杰夫通晓网络技术,彼此互补,是一对黄金搭档,就像《X档案》中的丹娜·斯卡琳与福克斯·穆德。塔尼瑟曾在华盛顿州做了近9年警探,拥有丰富的办案经验。杰夫是一名编程专家,曾在私营公司的信息安全部门工作20多年。安抚受害者和审讯嫌疑人的工作通常由塔尼瑟负责,杰夫则主要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网络安全计划部门的一些大案都是他们侦破的。
 
这一次的案件不同于他们以往接触的任何案件。很明显,黑客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勒索钱财。逼迫受害人与其发生网上性爱是一个因素,但并不是黑客的全部动机。了解黑客的动机是侦破案件所需完成的第一步工作。在联邦调查局的办公室,塔尼瑟耐心安抚艾米,此时的艾米情绪已经失控。她说自己感到非常恐惧,自从Mistah X出现后,她一直留在房间里,整整一周没有出去。重新回到教室之后,她也无法集中注意力。艾米知道自己已经失去理性,会不由自主地扫视周围的人群,寻找能够从中找到可恶的黑客。詹姆斯的情况也是如此,远离家人和朋友,一个人呆着,不再给艾米打电话,结束他们之间的恋情。
 
塔尼瑟和杰夫认为Mistah X通过远程访问,成功侵入受害者的电脑,监视他们的网络活动,同时搜索他们的硬盘。但这无法解释他如何了解电话通话内容,也无法解释他为何能够准确描述他们的房间布置。为了侦破此案,他们首先从Mistah X的电子邮箱开始。他们获得搜查令,从电子邮箱的提供商那里了解与这个邮箱帐户有关的活动,很快,他们又发现了几十名受害人。经过调查和分析获得的线索,他们最终锁定了嫌疑人,这个人就是路易斯·米加格斯。
 
路易斯家住橘子郡郊外的圣塔·阿娜,距离迪斯尼乐园不远。他没有加州的驾驶证,可能是一名非法移民。根据塔尼瑟和杰夫获得的一幅照片,此人年龄30岁,深色皮肤,拉丁美洲人,鼻子长而窄,眉毛浓密。在街对面,二人对路易斯的住处进行监视。他们发现很多人进进出出,但没有一个人的体貌特征与路易斯相符。造成这种结果的可能性有两个:一个是,他根本不住在这里;另一个是,他可能因为某种原因暂时外出。
 
身世可怜 自甘堕落
 
路易斯并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黑客。他与母亲、同父异母的兄弟以及两个姐妹住在一起,家里养了一条灰色狮子狗,名叫“帕特拉”。一家人有时聚在一起看足球比赛,有时到院子里烤肉。路易斯身有残疾,整日与轮椅为伍,大部分时间都在笔记本前度过。不过,他并不是天生残疾。
 
小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住在墨西哥城,父亲曾是一名联邦警察。有一次,一群陌生男人闯进他的家。他回忆说:“我很害怕。我知道他们是来找爸爸的。”这些人是联邦警察,曾与他的父亲共事,父亲因不满腐败辞职,开了一家海鲜馆。路易斯回忆说:“我记得他们是开着黑色汽车来的,应该是大侯爵,大概有6辆。他们闯进我的家,把我爸爸抓走。”回来后,他的父亲满身是伤。他从父亲口中得知,那群联邦警察将他带到山里,严刑拷打。由于伤势过重,父亲不久就过世,当时路易斯只有7岁。
 
路易斯很有运动天赋,是学校足球队的首发前锋。在发现他逃学练球之后,母亲将他送到圣塔·阿娜,与她的姐姐生活在一起。她不希望16岁的儿子卷入让他父亲送命的街头暴力。不过,圣塔·阿娜也不太平,帮派活动比较猖獗。虽然发誓永远不加入帮派,但路易斯很难远离暴力。有一次,两个相互仇视的帮派在街头发生枪战,正好被他碰上,结果被子弹击中。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子弹导致他的脊柱受损,从此瘫痪在床。路易斯回忆说:“我现在还记得医生对我说的话——‘你会终身瘫痪。你还很年轻,很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说完就离开了。”
 
瘫痪后的路易斯就像是一艘没有舵的小船。出院后不久,他便从学校辍学,而后搬到姑妈家。他需要医疗设备,需要时刻有人在身边照顾他。如果不借助栓剂,他甚至不能大便。在这种灰暗的生活中,他每天在自哀自怜中度过,心理也发生扭曲,开始对这个世界充满怨恨。他每天都在思索如何度过自己的余生。身体已经瘫痪,做运动员的梦想化为泡影。不过,路易斯也拥有很高的数学天赋。他参加了当地社区学院举办的培训班,学习电脑编程。
 
很快,他就迷上了网络,尤其是有关如何编程和破解密码的黑客网站。其中一个黑客组织专门盗取别人的信用卡账号和密码,甚至还将账号和密码在网站上公布。在好奇心的促使下,他用这个黑客组织盗取的信用卡账号和密码到一家网上商店购物,看看账号和密码是否管用。几天后,他从这家商店购买的电子产品和电脑设备便送到家。就这样,他在不知道受害者名字,甚至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的情况下就得到了自己希望的东西。尝到甜头之后,这个父亲曾做过警察,此前从未做过任何违法事情的小伙子走上了犯罪道路。
 
可一次控制600台电脑
 
路易斯拥有一个巨大优势,得以迅速成为黑客高手,那就是充足的时间。他整天都在轮椅上度过,在网上四处搜寻猎物。黑客也会组成团队,就像他当年呆过的足球队一样。他所在的团队名为cc power(cc代表信用卡)。在T恤上,路易斯特意印上团队的名字。路易斯的搭档代号“曼哈顿”,二人的配合非常默契。他负责利用盗取的社会保险号码和其他个人信息在银行开设一个虚假账户,而后通知“曼哈顿”,“曼哈顿”用盗取的信用卡号码往这个账户汇款,最后从ATM机提款,所得赃款平分。
 
虽然做黑客的收入没有让路易斯变成富翁,但也足够他购买一辆钛材料轮椅,售价5000美元,而后又花了400美元装饰车轮。他觉得自己获得“重生”。路易斯说:“我是一个黑客,我并不否认。但黑客让我获得一种成就感,因为我做到了很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在实施网络犯罪之初,他从无到有自己编写程序,后来,他开始用“SpyNet”和“Poison Ivy”这样的关键词在网上搜索黑客程序,这些程序虽然不是免费的,但价格很低,总比自己编写程序要强得多。借助于这些程序,他成功入侵他人的台式机,但一次控制的电脑数量有限。后来,他对一款现有黑客程序进行修改,能够一次控制600台电脑。
 
做黑客的时间一长,路易斯也开始评估风险。与此同时,他也不再满足于控制他人的电脑,开始盗取电脑上的文件,同时想办法入侵他人的摄像头,窥探他们的隐私。第一次尝试中,他发送了几千封电子邮件,寻找测试对象,最后锁定一名20岁的女孩。在这名女孩打开电子邮件之后,路易斯获得了她电脑的访问权,所有文件和照片任由他查看,甚至记录键盘输入,盗取密码。利用摄像头,他窥探女孩的一举一动,看着她赤身裸体地躺在卧室地板上,看着她唱歌跳舞,而女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偷窥。路易斯发现这要比盗取信用卡账号和密码更刺激。他对自己说:“太棒了,我什么都能看到。”
 
妓女也不放过
 
琦琦·索菲勒30多岁,金发碧眼,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妓女。她喜欢上世纪80年代的经典摇滚乐,喜欢滑雪,闲暇时就带着孩子野营。她的一大愿望就是拥有一辆7系宝马。在琦琦的收件箱中,路易斯看到了她的照片,他觉得裸体时的琦琦一定非常漂亮。于是,他把琦琦定为自己的猎物。琦琦在社交网站Humaniplex招揽生意。她要求客人首先提供一份个人简历,路易斯给她发了一份Word文件,里面植入恶意程序。就这样,他成功获得琦琦电脑的访问权,窥探她的生活,了解她的喜好,知道她有哪些朋友和敌人。他与琦琦约在约翰·韦恩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见面。当时,他给了琦琦300美元,钱一到手,琦琦心甘情愿地脱光了衣服,陪他过夜。
 
这是路易斯第一次找妓女,也通过这一次的经历知道自己仍有性能力。路易斯知道琦琦很想拥有一辆7系宝马,他希望用这条重要信息征服琦琦。那天晚上,他对琦琦说:“你知道吗?我开着一辆宝马750i。”琦琦回答说:“真的吗?”回到家后,路易斯再次侵入琦琦的电脑,发现了琦琦发给好友的信息。琦琦对这位好友说:“我遇到一个不错的家伙,开着一辆相当棒的车子,我想他应该很富有。”这句好让路易斯顿时觉得充满力量。于是,他决定再与琦琦见面,时间定在下一周。
 
这一次,他放了琦琦鸽子,这种行为显然是妓女无法接受的。随后,琦琦便在Humaniplex上发帖警告她的朋友,“不要让这个家伙的当”。为了报复琦琦,路易斯给琦琦发了一封匿名邮件,里面有她的一张裸照,照片是从她的电脑上盗取的,同时还威胁她说:“你知道你有3个孩子,如果不希望这张照片以及我拿到的其他照片登在网上,就按照我说的做。拍一段色情视频发给我,允许你不露脸。如果不照办,我就把照片登出来,让你的家人知道你正在做妓女。你最好通过邮件把视频发给我,拿到之后,我就再也不会骚扰你。”不过,琦琦并没有照做。愤怒的路易斯发信息警告琦琦:“限你6小时内把视频发过来。别愚蠢地更换邮箱或者MySpace密码,那对我根本没有用。”
 
Facebook成重灾区
 
不过,琦琦并不在乎这种威胁。后来,路易斯又一次次威胁琦琦,但都没有让琦琦就范。最后,他选择了放弃,继续寻找新的猎物同时将目光投向Facebook。路易斯说:“Facebook对黑客来说就像是一座金矿。侵入用户电脑后,你可以登录他们的个人页面,浏览他们的好友名单,寻找你感兴趣的目标。你可以用盗取的信息欺骗你的目标。他们会以为这些信息来自于自己的好友,因此不会产生怀疑。由于用户的好友众多,会形成连锁反应。”
 
很快,路易斯就入侵了数百名Facebook用户。对于他来说,这就像在玩现实版的《模拟人生》。虽然每天都一个人度过,但透过摄影头,他能够窥探到别人的一举一动,看着他们哭笑、学习,坐在马桶上使用笔记本。这种窥视既让他感到刺激,同时也能通过性勒索满足性欲。就这样,偷窥成为路易斯生活的一部分。他说:“我每天都看着他们,感觉就像是我的朋友。”有时候,他会在长达几个小时时间里一直看着别人睡觉或者看书,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自从沉迷于偷窥之后,他便对窃取信用卡信息失去兴趣,做起了所谓的“赏金偷窥者”。后来,他开始在西班牙语黑客网站Indetectables上游荡,这是偷窥癖者和希望监视女友或者妻子的人的一个大本营。没用多长时间,路易斯就拥有一大批客户。只要向他支付150美元,他就帮助客户入侵目标人物的电脑,而后提供他们需要的文件和信息。路易斯心里很清楚,一些客户只是出于好奇,希望对别人进行偷窥同时不让他们察觉。这并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他的目的就是赚钱。
 
法网恢恢 疏而不漏
 
路易斯的偷窥生意一直顺风顺水,直到有人雇他监视吉娜·桑切兹。吉娜的男友怀疑她有不忠行为。路易斯侵入她的电脑,了解她的具体情况。根据他掌握的资料,吉娜33岁,是一位单身母亲,原籍拉美,长得很漂亮。在她的电脑上,路易斯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吉娜正给一个男人口交,而这个男人并非她的男友。看到这张照片,路易斯非常兴奋,终于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在浏览吉娜的电子邮箱时,路易斯发现雇他偷窥吉娜的家伙给吉娜发的恐吓信。这让路易斯感到一丝恐惧。这个家伙与吉娜生活在一个城市,事情闹大了很可能惊动警方。作为一条原则,路易斯对女性目标“只偷窥,不勒索钱财”,很显然,这个家伙会做出一些更可怕的事情。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正在助纣为虐,如果继续下去,可能就毁了自己的一生。
 
路易斯决定悬崖勒马。他给吉娜发了一封邮件,标题为“有人入侵了你的账户!!!”。在邮件中,他声称要保护吉娜,警告她小心自己的男友。不过,吉娜并没有回复这封邮件,这迫使路易斯采取更直接的行动。他给吉娜发了一条信息,声称已经入侵了她的Facebook和MySpace账户,同时还发了一张从她电脑上窃取的裸体照片。他在信息中说:“我正在控制你的电脑。”
 
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吉娜同意用雅虎通与路易斯交谈。路易斯告诉吉娜,是她的男友雇自己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吉娜感到很震惊,她没有想到路易斯知道有关她的一切。后来,她把聊天记录复制下来,发给好友埃里克,征求埃里克的意见。此举激怒了路易斯。他给吉娜发信息称:“我现在只关心钱,不管你发生什么,都不甘我的事。告诉你的朋友别管闲事,否则会遭到一群黑客的攻击。”不久后,埃里克便发现他的网络摄像头神秘地时亮时灭。随后,吉娜的一张裸体照片出现在他的MySpace个人页面上。
 
最终,吉娜再也无法忍受路易斯的折磨,决定报警。塔尼瑟和杰夫见到吉娜的时候,她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吉娜对两位探员说,她不敢再上Facebook,不敢支付账单,还经常从噩梦中惊醒。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将敏感的个人信息和文件存在电脑上。2010年3月10日,路易斯被一群全副武装的联邦调查局探员(其中包括塔尼瑟和杰夫)逮捕归案。这一天是他的31岁生日,原以为会有一群好友前来祝贺,但没想到,等待他的居然是联邦调查局的探员。
 
被判处6年监禁
 
逮捕路易斯后,联邦调查局对路易斯的住处进行搜查,共发现4台笔记本、大量指状储存器和记忆棒以及一部黑莓手机。在电脑和存储设备上,联邦调查局发现了超过1.5万段网络摄像头拍摄的视频、900段录音和1.3万幅屏幕截图。根据调查,受害者人数超过230人,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受害者的居住地最远至新西兰。这些发现让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感到震惊。杰夫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一起案件。”塔尼瑟说:“这是我们侦破的第一起网络性勒索案。”
 
2011年9月1日,路易斯在法庭接受审判,最后被判处6年监禁。这起案件也成为一个司法判例。对于联邦调查局网络安全部门来说,这起案件具有重大意义。科学家和科技公司投入数十亿美元研发各种网络技术,但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自学成材黑客居然利用这些技术进行性勒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路易斯究竟想得到什么?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准确答案。有人认为,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满足性欲。不过,就连他的家人也不确定他是否拥有勃起功能。塔尼瑟认为路易斯的行为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他希望通过这种行为克服残疾给自己带来的无助感和无力感。“我想控制受害人让他感觉自己拥有支配他人的力量,从而获得满足感。”
 
可用短信入侵iPhone
 
 
2011年10月,记者大卫·库什纳来到监狱,采访路易斯。他对库什纳说:“最初,我因为内心的沮丧和挫败感成为黑客,现在想来很愚蠢。我偷窥和监视的每一个人都过着我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他们生活的很快乐。他们可以参加舞会,举行各种派对,而我从不敢如此奢望。于是,我决定发那些邮件。我要让他们感受一下我过的是怎样糟糕的日子。”据路易斯透露,他编写出能够关闭摄影头LED灯的程序,甚至能够利用自己编写的程序,通过短信方式入侵和控制黑莓和iPhone。他说:“我能看到你的照片,你的短信,你的一切。”
 
联邦调查局表示,他们并未发现任何证据证明路易斯有进一步入侵他人手机的企图。在这起利用摄像头偷窥隐私进而进行性勒索的案件发生前,联邦调查局从未遇到过类似案件。塔尼瑟说:“我建议朋友和家人必要的时候给摄像头粘上胶带,以防万一。”路易斯案件表明,只要有时间和耐心,任何人都能将网络摄像头变成犯罪工具,窥视他人的一举一动。他们将摄像头变成自己的眼睛,将耳机变成自己的耳朵。路易斯说:“没有什么是绝对安全的。如果我们有入侵你的电脑,就一定能办到。”

相关阅读:
www.997723.com http://www.jcxzyx.com
分享到: